您的位置:一品俠中文網_鬼谷原創部落 > > 我會修仙以后 > 章節目錄 2第42章

《我會修仙以后》章節目錄 2第42章

    [一品俠yipinxia.net]

    可無奈,秦飛的小姨,也就是孟雅馨的媽媽卻下了死命令,逼迫孟雅馨帶秦飛轉轉,孟雅馨只好再次打通了秦飛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我們在羅多倫咖啡廳,你現在馬上過來,你要是不來,我就告訴讓我媽給你打電話!”孟雅馨氣呼呼的說道,還沒等秦飛回話,她便直接扣掉了電話。

    “哼,一個窮小子竟然拒絕我的邀請!”孟雅馨氣呼呼的鼓著嘴說道。

    她的閨蜜趙初婉笑著說道:“人家畢竟是高考狀元,心高氣傲不是正常的嗎?”

    另一個閨蜜謝雨琪當即說道:“高考狀元算什么,將來不也是個打工仔嗎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比不上你家唐英,你家唐英多厲害啊!”趙初婉白眼說道。

    提起唐英,那謝雨琪臉上頓時笑開了花。

    先不說唐英的家室,就說他在學校里的知名度,就不是秦飛所能相提并論的。

    “雅馨不生氣,等他來了我好好替你報仇!”謝雨琪笑著安慰唐英道。

    而掛掉電話的秦飛卻忍不住苦笑了起來,他根本不想和孟雅馨有半點關聯,可他想起小姨的嘮叨,頓時感覺到一陣陣頭大。

    沒辦法,他只好把煉制好的修靈丹先收了起來,而后離開酒店,打車去了羅多倫咖啡廳。

    到了青山大學附近的羅多倫咖啡廳,秦飛四處一望,便看到了坐在窗邊的孟雅馨。

    “他來了。”孟雅馨也注意到了秦飛,臉色立馬就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秦飛面無表情的走過來,坐在了孟雅馨的旁邊。

    “秦飛,你這是剛下課嗎?”孟雅馨掃了他一眼問道。

    秦飛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沒去上課。”

    “沒去上課?怎么,狀元不軍訓,連課都不上了?”孟雅馨鼓著腮氣呼呼的說道。

    秦飛也懶得搭理她,眼睛看向了窗外,若不是念在小姨的面子上,秦飛壓根就不會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秦飛啊?這一屆的省狀元?”那謝雨琪用下巴看著秦飛,一副“給你顏色瞧”的模樣。

    秦飛看了她一眼,連話都懶得跟她說。

    “你!”那謝雨琪頓時勃然大怒,張嘴就要罵,一旁的趙初婉連忙攔住了她,說道:“既然是雅馨的弟弟,那就都是朋友,以后在學校里有什么事情就來大二找我們。”

    秦飛微笑著對趙初婉點了點頭,說了聲謝謝。

    那謝雨琪更是覺得不岔,論家世背景,她哪一樣都比趙初婉強,可秦飛對趙初婉的態度,明顯優于對她的態度。

    “哼,心高氣傲的窮小子,自以為烏雞變鳳凰了。”謝雨琪小聲嘀咕道。

    這時候,在羅多倫咖啡廳的門口停了一輛跑車,一位長相帥氣身材高大的男生,手捧著一束鮮花從車上走了下來。

    謝雨琪匆忙對這男生揮手,興奮的對孟雅馨她們說道:“唐英來了!”

    說這話的時候,她還挑釁似的看了一眼秦飛。

    的確,那唐英身材高大,長相帥氣,身上最次的也是阿瑪尼,一身衣服下來就得幾萬塊。

    反觀秦飛,長得雖然還算清秀,但打扮也實在太寒酸了,在唐英面前,顯得的確不出眾。

    那唐英走進來后便坐在了謝雨琪的身邊,謝雨琪順勢就依偎在了他的懷里。

    “這位是?”唐英看了秦飛一眼,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是孟雅馨的弟弟。”趙初婉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弟弟,就是我媽朋友的一個兒子。”孟雅馨不耐煩的說道,似乎覺得秦飛丟了她的臉一樣。

    那唐英聽到這話后笑道:“莫非你就是今年的省狀元秦飛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,人家考了狀元,可心高氣傲得很。”秦飛還沒有說話,謝雨琪便陰陽怪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那唐英一幅前輩的姿態笑道:“年輕人少年得志,心高氣傲也是正常之舉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喝了一口咖啡,繼續問秦飛道:“聽說你是靖江來的對吧?”

    秦飛嗯了一聲,這個唐英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風度翩翩,溫文儒雅,但他騙騙小女孩還行,在秦飛面前,他心中的想法自然無所遁形。

    因此,秦飛對他沒有什么好感,也不愿意與他多說一句話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不知道靖江上層圈子最近出了個秦先生?”唐英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一提起“秦先生”,其他幾個女孩也都興奮了起來,紛紛說道:“聽說那個秦先生不僅武藝高強,而且手段通天!”

    唐英笑呵呵的說道:“嗯,秦先生的事情恐怕平民知道的甚少,但在上層圈子,早就已經炸開鍋了。”

    孟雅馨她們幾個女孩雖然家世背景都不錯,但是能看得出來,比這唐英還是要差上幾分。

    因此,她們期待的看著唐英,等著他繼續給他們講這個“秦先生”。

    那唐英似乎有故意炫耀之為,他咳嗽了一聲,說道:“你們知道靖江的姚家吧?”

    謝雨琪連忙點頭說道:“知道,聽說姚家的姚老爺子當年是軍區里的大人物,退位之后,在整個省的地位都很高,他兒子還是省里握著實權的大人物,就算是咱們青山市的一把手見了他也得給幾分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,沒錯。”唐英點頭說道,“上次靖江的商業聚會,據說蒼洲的肖晨也參與了。”

    “肖晨?”孟雅馨皺了皺眉,“肖晨在蒼洲,那可是霸主級別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嗯,姚家怕鎮不住肖晨,便請了秦先生一同前去,你們猜怎么著?”唐英喝了口咖啡,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那幾個女孩全都期待的看著唐英。

    唐英呵呵笑了一聲,說道:“那肖晨原本囂張跋扈,把整個靖江的商人都不放在眼里,可見到秦先生后,嚇得落荒而逃,那靖江的許大師,更是當場被秦先生嚇得跪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秦飛聽到他們的話忍不住在心里暗笑了起來,這幫人啊,真是越傳越神,當初肖晨雖然的確離場,許大師也的確單膝下跪,但哪有他們說的那么夸張。

    “這秦先生什么身份,難道比靖江的姚家還強?”孟雅馨皺著眉頭問道。

    唐英呵呵笑道:“這你就有所不知了,像我們那個圈子里,多數人對于風水都有一種癡迷,而那位許大師,便是靖江最出名的風水大師,連他都敗在了秦先生的手上,你說他厲不厲害?”

    孟雅馨他們都是富貴人家,對于風水學自然有一定的了解。

    “不僅如此,我聽人說,他還是個準內勁宗師。”唐英笑意盈盈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內勁宗師?是什么?”那幾個女孩一臉的不解。

    唐英笑道:“內勁宗師可以說是無敵的存在,到了任何一個家族,都會被奉為座上賓,聽說當年這位秦先生被數十個帶刀大漢圍住,不但毫發無損,還將那數十個帶刀大漢全都打進了醫院。”

    那幾個女孩聽到這話,頓時憧憬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哎,要是能與這位秦先生結交該有多好啊。”謝雨琪毫不掩飾的流露出了仰慕之情。

    那唐英似乎覺得有些掉面子,便笑呵呵的說道:“我們唐家和靖江的姚家也有過交情,等有機會,我引薦秦先生和你們認識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嗎!”她們幾個女孩子頓時興奮了起來。

    唐英淡淡的說道:“我何時騙過你們?”

    秦飛心中憋笑,這唐英看來也是一吹噓之徒,本尊就坐在他的面前,他卻說要引薦,簡直可笑之極。

    “話說秦飛也姓秦,又同時靖江出身,你應該認識這位秦先生吧?”唐英刻意冷嘲熱諷,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,等著秦飛出丑。

    “他只是一個農民而已,怎么可能認識秦先生這種大人物。”謝雨琪一臉不屑的說道。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錄   下一章
百宝彩青海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