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一品俠中文網_鬼谷原創部落 > 玄幻魔法 > 邪劍至尊 >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六尊章三 至尊

《邪劍至尊》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六尊章三 至尊

    [一品俠yipinxia,net]

    大陸重新安靜下來,不同的是,大陸上所有的人都已知道,鏡藍大陸,從此將會是迎來一個全新的局面。

    一道幽泉,汩汩聲的從遠處流下,清澈見底的水面,倒映出一張樸實的臉龐。

    人影安靜的盤坐在幽泉邊的巨石上,微閉著眼睛,感受著天地中勃勃生機。

    而巨石的不遠處,幾座茅草屋依山而建,現在正是晌午時分,故而從一處草屋上的煙囪中,一縷青煙,遙遙直上,從草房子中,還不時得傳來連串如金鈴般悅耳的歡笑聲。

    “大哥,吃飯了!”草房門輕輕打開,一名村姑模樣的女子,靠著門邊對著巨石上的男子喊著,雖是一副不起眼的裝扮,但是女子那渾然天成的絕色臉龐,以及那在布衣覆蓋之下,依舊不能被遮掩出的完好身軀,讓得這片美好的山谷幽靜之地,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“來了。”男子睜開雙眼,眸子中那一絲憂傷飛速的一閃即逝,隨后笑瞇瞇的向著房子中跑去。

    草房不大,卻應有盡有,進到了里面,才是發覺,竟然有數位女子,無論是容貌還是氣質,都不下于方才門口喚著男子的那個村姑。

    “大哥,如今你的修為都已橫行天下無敵手了,干嗎還要那么辛苦的修煉啊?”一張圓桌,剛好夠幾人坐滿,其中一名女子將添滿飯的碗放到那名男子前面。

    男子笑了笑,沒有回答她的這番話,反而是問道:“輕初,來到這里,好像有一個月了,怎么,你是不打算回去了?”

    名為輕初的女子,陡然神色一黯,“父王漸老,已不太能夠理皇朝大事,我...”即是重重一嘆,不在說話。

    “對了,你還沒有告訴我們,為何現在你都還如此辛苦去修煉呢?”另外一女子忙的插開話題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嘛!”男子神秘一笑,不過笑容中那隱晦一絲異樣情緒,卻是沒有瞞過問話的女子,“我已經能夠自由的行走于各個空間,但是我發覺,這些空間,似乎都是相連的,打個比方說,每一個空間都是一個房子,你們只能在這一個房子里走動,而我可以在每一個房子來回走動。但是房子之外,是怎樣的光景,就不得而知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你是想到房子之外看看?”

    男子點點頭,另一女子卻是幫他說道:“聶鷹他是想達到一個更高的境界,然后可以肆無忌憚的做一些事情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這些人,正是聶鷹與心語幾女。

    聽著這番話,聶鷹馬上將視線投向了心語,倒不是說心語最了解他,而是心中的那個故事,至今,他只有說給心語一個人聽過。

    “大哥你是想去見識一下所謂的陰月之光,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吧?”吃了口飯,說話的是柳惜然。

    從神位面回來之后,眾人便是來到這處山谷中隱居,已經是過了十年之久。乾軒與逆風,時不時的就會來呆個一段時間,然后又去神位面,照他們話中的意思,現在的聶鷹修為太高,他們不努力點,怕是會被甩得更遠。

    期間,龍王等人也會過來拜訪一下,偶然,木桐也會來一次,但絕口不提那個陌生而熟悉的名字。大部分時間,這個山谷就是一個封閉的獨立空間。

    聶鷹點了點頭,沒有否認,“陰月之光,有靈智不稀奇,能夠讓速靈他們達到法神巔峰也不稀奇,卻是能夠帶人離開這方空間,倒是讓人有點奇怪,如今,我感覺到自己又達到一個瓶頸之地,說不得,要去見識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一起去吧,你也正好帶我們去游歷一番神位面,看看逆風那倆個小子,現在混的怎么樣了。”跟著聶鷹久了,連心語這堂堂的曾經一朝之君,說話也帶上了點流氣。

    “有陌生人來了。”話音之中,柳惜然已然身在房子之外。

    “大哥,快出來!”

    眾人微微一驚,連忙從房間中走出,柳惜然沒有出事,但是順著她手所指的方向看去,讓得聶鷹心跳迅速加快。

    一名白衣女子,站立在半空之中,氣息微微的有些喘動,應該是穿透聶鷹所設的結界而導致的,長裙隨著山風飄動,如仙子般降臨,然而女子一頭青絲,卻是散亂的很,如同是剛剛與人打完架的潑婦,最讓人震顫的是,女子的漆黑的眸子,此刻不在是清澈一片,而是無神與呆滯。

    “瑾萱,你怎么了?”來人是水鑰,聶鷹還是習慣性的喊她瑾萱。

    “大哥你并未對她忘情,那么又何必如此的折磨自己與瑾萱呢?她是真正愛你的,剛開始雖然是懷中目的,但我們都可以看的出來,她對你的情,是作不得假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水鑰如今模樣,才十年時間,如果你在封閉自己十年,我真不敢相信,下次你見到水鑰的時候,她會不會就此瘋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都吃飽了嗎?”

    聽到聶鷹文不對題,眾女大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吃飽了,那么我們就去神位面吧,陰月之光,就在這幾天會降臨了。”說完,指向虛空的手指屈彈,一方空間大門,便是出現。

    掌心一動,在聶鷹他自己進入空間之門的時候,那白衣女子,也在一股強大的吸力中,飛奔而至。

    瞬間,無神而呆滯的眸子里,晶瑩剔透的淚花,緩緩浮現而出....

    陰月之光出現的地方,正是在沒有尊者的火神位面中。

    一道天然而巨大的火山口,此刻,都從里面,瘋狂的向外翻涌著灼熱的泥石流,那鋪天蓋地而來的磅礴威勢,所過之處,竟然是讓得神位面的虛空都裂出幾許細微的裂縫。

    “大人,陰時之時,陰月之光,便會從空間之外射來,一直延伸至火山之中,呆的時間,會在五年左右。”一旁,速靈小心翼翼的解釋著,而狂龍與游方,也是賠笑著站在不遠處的地方。

    聶鷹點了點頭,身形一動,似乎到了虛空的邊界處,等不了多久,灼熱的天空之中,驟然一陣怪異的狂風,飛速掠過。

    “大人,陰時到了,您小心點!”下方,狂龍三人大聲喊道。

    在其話音剛剛落下,只見一道昏暗的光芒,似乎從聶鷹頭頂之上,閃電般的射來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真有他們說的那么神奇,千萬不要令我失望!”

    感受著光芒中所蘊涵著的強大氣息,與一股不屬于這個空間的能量,聶鷹心中一動,在光芒還未越過他的身軀時,其周圍空間,一陣劇烈的波動。

    眾人望去,好像是整個空間被束縛,進而讓里面所有的物質都被凝固,包括那道陰月之光,也被凝固。

    陰月之光,便是停留在聶鷹的頭頂上方,再也不能穿射到火山之中。片刻之后,其人緩緩的向上移動,最后整個身子都處在陰月之光中。

    剎那間,眾人的視線變得模糊,于是,在她們的注視中,再也無法看到一個完整的聶鷹存在....

    陰月之光具有靈性,自然是知道自己是被硬生生的闖進自己身軀中的這個人所阻擋,導致它無法將自身蔓延至那座巨大的火山之中。

    因此,當那道身影,剛剛全身沒入之時,光芒之中,龐大的能量,便是蜂擁而至,似要將這個不速之客擠成肉餅。

    能量閃電般的穿透聶鷹身體,直達其體內經脈中,順著里面強大的能量流動,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丹田上方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應到自己的攻擊如此的順利,那光芒此刻大盛,昏暗之中,浮現出點點銀色的幽光,瞬間一閃便逝,完全的沒入到聶鷹身軀之中。

    頓時,流淌在經脈中的那道由陰月之光所發出的能量,仿佛是一頭咆哮的獅子,對著那丹田,狠狠的撞了過去,然后一頭栽進丹田中。

    感受著這股能量的強大,聶鷹倒是欣喜不已,如今的他,一身能量,是由倆個空間之力所融合,想要修煉至更高的境界,在其中任何一個空間,修煉都未必起上他大的進步,故而這陰月之光是他踏上另外一個至高點的途徑,也是達成他想了十年的一個夢。

    仍由著陰月之光的能量來到丹田中,感受著陰月之光的威能已經達到頂點的時候,一道法印飛速出現,立刻將丹田封閉起來。隨后,本體能量,便開始了對這道龐大的外來能量進行著煉化。

    驟然出現的變故,令陰月之光措手不及,當然它并不以為聶鷹能夠將它的能量所煉化,陰月之光有靈智,卻是沒有本能的危機,說到底,不過是一具傀儡般的存在,否則,它早就可以感應到聶鷹的危險,何止于如此狂妄。

    經由過無名空間的洗禮,如今丹田中的這些撞擊,對聶鷹來說,不過小兒科,根本懶得去理會,這些疼痛,也自動的被本體能量在煉化它們的時候而過濾掉。

    時間不斷在推移中,終于,陰月之光也發現了不對勁之處,不過這時已經有些晚了,丹田之內,煉化的過程已經接近尾聲,已由不得陰月之光的逃離。

    在昏暗光芒中,顯得十分模糊的那道身影,此刻清晰的顯露出來,只見聶鷹他張開雙臂,像是在擁抱這方虛空一般,剎那間,這道由空間之外所射來的光芒,在這個姿勢下,被盡數的納入到聶鷹身體之中。

    下方眾人,那三大尊者驚呆了,他們可是親身經歷過陰月之光,知道后者的強大,卻是沒有想到,居然這般輕易的被聶鷹所收取。

    光芒逐漸的散去,最后憑空消失在虛空之上。

    速靈三人對視一眼,均可從對方眸子中,看到一股懼容。若是未吸收陰月之光前,聶鷹是讓他們感到懼怕,因為實力的緣故,而如今,聶鷹身上所傳來的淡淡氣息,則是讓他們從靈魂深處浮現出一道驚恐,這已不單單是實力的緣故,好像是,自身的靈魂,此刻都在別人的掌控之中...

    三人曾聽聶鷹說過,那時的他,僅是一個局外人,看著天地運行,而不能假手干預。

    “我們與大人的距離,愈來愈遠了,現在的大人,恐怕已經是可以完全掌控天地法規,成就至尊之道了吧!”

    高空上,聶鷹緩緩張開眼睛,漆黑的瞳孔,此時看來,黑白格外分明,深邃的眸子中,似乎是隱藏著天地運行的規律。

    “各位老婆,我們回家了!”

    一聲激動的喝聲中,聶鷹包括他的一干紅顏知己瞬間消失在了神位面中,只留下三大尊者,木桐怔怔的呆立在原地,從此,無人知道,聶鷹這幫人去了那里....

    (全書完)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錄   下一章
百宝彩青海快3